快捷搜索:

严颜的眼里看来你说我老那就是一点儿都不给面

  
    长安,陆逊听到送信的人回来后,还带回了自己主公的亲笔书信,他是连忙见到了派去的信使。拿到马超的书信,展开这么一看,心说果然是不出自己所料,最后自己主公还是同意了。其实早在陆逊提笔写信之前,他就已经预料到了,哪怕是要和众将相商,可最后
 
自己主公还是会同意的,毕竟这是个机会,而机会可不是说什么时候都会有的。是,风险是有,但
 
    是机遇和风险,其实都是并存的。自己看得出来,自己主公,还有众人都明白。无非就是怕失败而已,就是这样儿。但是却并不代表己方就不能防了,怎么说他们有对策,己方难道
 
   
 
    就没有吗?所以以陆逊他的性格,他只是稍微想了一下,然后就好不犹豫给马超写信,建议用藤甲对敌,这就是其人的性格,他的态度。对于兵行险招什么都,陆逊太清楚了,可哪怕就算是有一丝破敌的机会,他觉得能抓住还是要抓住的。除非是失败的结果,让己
 
方不能接受,而那样儿的事儿,显然他是肯定不会去做的。不过如今这个事儿,却不在这个范围内。
 
    而且陆逊是预料到了,自己主公会同意,当然众将有人会同意,有人会反对,可最后还是同意的人多。这也是他所料之中的。所谓是“富贵险中求”,很多东西都是,你又不想冒风险,又想能得到好处。还都是你的了,显然这个几乎是不可能的。而看过自己主公的
 
信后,陆逊就已经吩咐下去了,让人装好藤甲,运往江陵。这次藤甲是三千副,和精锐的人数相同,
 
    这也是乌戈国兀突骨给己方的第一批,当然以后还会有第二批第三批,但是能不能用上,这个谁也不知道了。也许能,当然更多是不会了,毕竟这东西不可能总去用,显然不现实的。
 
   
 
    就这样儿,陆逊正准备吩咐的时候。有士卒来报,说是严颜将军来见,陆逊一听,心里一笑,知道严颜的意思,他就直接出去相迎了。以陆逊的身份来说,他也不一定非要出去迎接严颜,但是毕竟严颜的年纪在那摆着呢,可以说己方除了黄忠之外,就是严颜年纪最
 
大。可以说他们两个也没差两三岁,所以对于这样儿的老将,可以说全军上下的将士,还是很尊重
 
    的。其实那话所说不错。叫“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就算是在军中,其实也一样儿。而且可还不是只有一个,所以对于黄忠和严颜,应该说绝大多数的凉州军众将士。都是很尊重的,至于说看不起看不上他们的,终究只是极少数。而且真正了解他们两个的人可都
 
知道,黄忠虽然年纪最大,可武艺超群,不比崔安张飞赵云他们差多少,而且更是箭法无双,并且
 
    带兵打仗攻城守城,都是非常厉害,绝对的大将,不用多说。至于说严颜,虽然没有黄忠那么高的武艺,但是也是个二流水平,关键是其人如今绝对是益州一系,武将中的主要人物,可以说除了张任,就是严颜,如果张任要是真心加入己方,他的地位会比严颜高,
 
但是如今
 
   
 
    这个情况,是严颜的地位更高,因为在益州一系的将领看来,严颜是和他们穿一条裤子的,至于说张任,他还是有点儿冥顽不灵啊。所以说哪怕张任本事不错,可不是说所有人都服他,都看得上他,但是严颜不一样儿,他年纪是不小,可确实是能服众。可以说益州
 
一系的将领,如今确实就是以严颜马首是瞻,他算是益州一系的领袖人物,这个没错。所以就是连陆逊,
 
    他也不得不重视其人,而且真要算起来,自己也被人给划拨到益州一系人里面去了,对此,陆逊只能是苦笑,毕竟己方凉州军这儿可没有什么江东一系啊。就算是甘宁,他也是益州人,可他在荆州混的,还不是在江东,所以陆逊确实也没有什么派系,因为南蛮之事
 
,所以被人
 
    给看成是益州一系的人了。而对此,陆逊也确实没觉得有什么,反正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些都是避免不了的。只要是不给自己整出太大麻烦来,陆逊也不会去说去做什么。但是肯定不代表他好欺负就是了,如果真要是触动他的底线,或者利益什么,他肯
 
定不这样。
 
   
 
    所以陆逊是亲自去迎接严颜,见到其人后,陆逊忙笑道:“原来是严将军,有失远迎,请进请进!”严颜看到陆逊也是一笑,:“伯言客气了,请!”两人是说说笑笑就进了屋,至于之前给陆逊禀报的士卒,早就离开了,而此时屋中,就只有 陆逊和严颜他们两人。
 
让严颜坐下后,严颜直接就说道:“伯言,我也不必拐弯抹角,知道你要运送藤甲去江陵,这个事儿,
 
    我看不如就让我走一趟吧!”严颜这么做自然是有自己打算的,说起来自己丢了雒阳,哪怕自己主公确实没说什么,但是自己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所以说他早就想去江陵,第一就是向自己主公请罪,这那么重要的一个城池失守,自己不管怎么说,都有关系,不说
 
,肯定说不过去,这是其一。不过之前就是一直都没有什么机会,你说主公也没命令你去江陵,你
 
    就直接跑江陵去了,这个肯定是目中无人,一点儿都没把自己主公放在眼里,所以这样儿的事儿,严颜肯定不会去做。哪怕他心里其实是想去,却是怎么也没有什么机会,总不可能
 
   
 
    长安这边儿送封信,严颜去当一个送信的吧,那也太掉价了,不是开玩笑吗?所以一直都没有什么机会,直到如今陆逊要运送藤甲去江陵,严颜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因为藤甲的重要,不言而喻,所以陆逊肯定要派人去江陵,从长安押送过去。不过他也不知道陆
 
逊会让谁去,可肯定不是自己,所以严颜知道,自己得来争取一下,基本上自己这张老脸,还是有
 
    点儿作用的,就算陆逊谁的面子都不给,可肯定也会给自己面子,严颜就有这么个自信。至于说第二,那就是严颜如今在长安,他确实是憋着没事儿做,所以他是真希望自己再能有点儿事儿干。看人家甘宁,不也是跑到江陵去了,如今还被自己主公重用。当然严颜
 
倒是没想着如何被重用,只是怎么说呢,至少自己去江陵,肯定就是有上战场的机会,不是吗?(未完待续。)
 
    (..)<!--32127+dqsumh+12182412-->
 
 
第七七四章 严颜押送到江陵
 
    所以对他来说,他确实是不想放过这次机会,就是这样儿。了,一定要好评]对严颜来说,有这样儿的机会,当然能抓住还是要抓住。而且他确实是有这个自信,认为陆逊会给他面子。在严颜看来,可能有的人,未必就会给自己什么面子,但是陆逊,他认为还是没有
 
问题的。确实,他就有这么个自信,毕竟他可清楚,陆逊不是一般人,在益州一系的人中,他认为还没人能超得过其
 
    人的。虽说在益州一系也有像张松、法正,甚至是黄权、李恢这样儿的人才,但是他们可都比不上陆逊,这就是严颜所认为的。而此时陆逊听了严颜的话后,直接说道:“既然严将军有此意愿,那么此事自然便是交给将军,将军是当仁不让!而且有将军在,我放心
 
!”确实,换成严颜的话,陆逊还真是放心多了。其人可不单单是武艺不错,更胜经验丰富,别人
 
    可比不上。所以严颜说要押送藤甲去江陵,其实陆逊不单单是给他面子那么简单,他更是巴不得如此。至少陆逊清楚,严颜去的话,可能比其他人更合适,而且人家本事在那儿摆着
 
   
 
    呢,他也更放心!严颜一听,他是喜笑颜开,对他来说,这个空结果自然是他最想要的,他来这儿,还不就是想要如此吗。所以他是连忙对陆逊说道:“伯言放心,藤甲在,人在,藤甲不在,我这老脸也再没脸见主公和众人了!”陆逊一听,笑了笑,他都明白严颜
 
的意思,本来这之前雒阳就丢了。别管怎么丢的,知道的人,清楚的,是会认为不是严颜的责任。可
 
    更多是不了解情况的。所以他们自然会认为这就是严颜的责任,谁让你是雒阳的主将呢。因此,这藤甲要是再丢的话,真是,严颜估计也没脸再见谁了。所以陆逊也清楚。让严颜押送藤甲去江陵,最大的好处就是,别人也许自己还不一定知道,但要说是他,就算遇
 
到有人来劫或者破坏,严颜肯定会拼了老命都得保住藤甲,这就是陆逊认为最可能的。当然了,最
 
    好这样儿的事儿不要发生,他也认为基本不会。可这谁能敢肯定的,没有人。毕竟这都是瞬息万变的事儿,你觉得可能不会发生,但是没准这事儿就出了,这又不是什么不可能的。
 
   
 
    陆逊此时是微微点头,他自然是相信严颜的,要不也不会让他去了。之前他确实是没有考虑过其人,毕竟严颜是益州军一系的首领人物,他可未必就会听自己的。如果自己让他去,他能接受,那么自然是皆大欢喜。对谁都好。可对方要是不给自己面子的话,陆逊可
 
不想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www.qiushu.cc 超多好看小说]当然了,虽然陆逊也觉得这个事儿很难发生,可他确实不想那么做。
 
    而严颜直接来找他来了。自然是他乐于看到的,所以就有了这么几句对话。他何尝不知道严颜是最为合适的人选呢,不过陆逊也没多说。最后两人闲聊了几句,严颜便离开了,他是带兵除了长安,去往了江陵。而基本上在长安的将领。包括陆逊,能出来的,可都出
 
来给严颜送行。毕竟其人的身份地位,也不低,确实是足够让所有人都出来了。最后在众人的送别
 
    下,严颜带着一百精锐,押送了三千藤甲,去往了江陵。路线是陆逊选好的,当然是为了躲避南阳的汉军还有南郡的江东军,他确实是想了很久,最后才决定的。当然陆逊那意思,不一定非要按照自己的路线行进,一切的大权,他还是交给了严颜,毕竟是他亲自带
 
着人去。
 
   
 
    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安全送往江陵,其他的东西,都不重要,这就是陆逊的意思。而显然,严颜也是这么个想法,要不然他也不会准备是拼了老命,也得保住这三千藤甲了。他心里可清楚,如果真用好了的话,这藤甲或许就能是己方克敌制胜的重要东西。当然了,
 
这个事儿的几率不大,但是尽管如此,却并不代表这个事儿就不可能发生。所以严颜确实是对藤甲非
 
    常重视,在他看来,宁可丢了自己性命,也不能让藤甲落入到敌军手里,哪怕是烧毁。毕竟己方是知道对付藤甲的办法,别人也许也知道,但要是让敌军给劫了的话,他们不用这来对付己方,去对付别人了,这不还是等于给别人做嫁衣吗。是,哪怕受到藤甲兵进攻
 
的军队,最后还是能想到用火攻,可最开始的时候,谁能保证他们就一定能知道了,所以这事儿……
 
    严颜离开了,带着一百精锐押送着三千藤甲去了江陵。陆逊等人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此时陆逊心说,愿一路平安,能早日到达江陵。如此的话,也好为己方进攻江陵出一份力吧。
 
   
 
    对众人来说,他们当然是希望己方早日破了江陵,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的。可如今这个情况,是谁都看得出来,想让己方破江陵,难,难,难啊!不是说己方就肯定破不了,可也确实,实在是不容易。这有几个看不出来的呢,而且在江陵的战事,最后也都被长安的
 
众人所知晓了,毕竟凉州军有很多地方的探马都从江陵往各地而去,禀报如今的战事情况。知道自
 
    己主公从开始强攻,到之后又是地道,如今这又调集了精锐中的精锐,可实际的效果,其实还不是那么特别理想。所以的这一批藤甲,可以说确实是很重要。毕竟这个就是己方的一个机会,机会还能不重要吗?要知道,机会也许就是稍纵即逝的,你把握不住。那么
 
最后只能是错过了。当然了,严颜也同样儿知道其中的风险,可是这事儿可能没有风险吗?还是那
 
    话,正所谓是“富贵险中求”,他同样儿是赞同陆逊想法的。如果说他是自己主公,那么最后也会同意,就这么做了。毕竟严颜清楚,如今的己方在江陵,确实,就是无可奈何了。
 
   
 
    所以知道如今藤甲的重要性,严颜自然是没敢小看一点儿。而且他也知道,这事儿虽说己方办得好像是挺隐秘,可未必就不一定敌军就不知道。所以这真要是让汉军知道的话,这一路上确实可能要出问题。但是严颜对此一点儿不惧,身为武将,有什么可怕的。哪怕
 
己方如今就只有一百精锐,武将更是就自己这么一个,但是这又能如何。在投身军旅的那一日起,
 
    严颜就已经把自己的身死置之度外了,正所谓是“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这个严颜还能不清楚吗。身为武将,自然他也是认为。能以战死沙场为荣。当然了,要是能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话,能不牺牲。当然还是不牺牲更好,这是必然。最后,经过
 
了数日,严颜终于是带着一百精锐来到了江陵,对他来说,基本上到了江陵的地界。其实就已经算是
 
    安全了,毕竟这地方虽然是刘备汉军的地盘,可如今谁不知道,己方已经把江陵城给围住了,所以这地方说是己方占据着一半,其实也不为过。毕竟除了江陵城内的汉军之外,其他地方,可真没有汉军了,就只有己方凉州军的人马。而此时,已经有凉州军前来接严
 
颜,为
 
   
 
    首的正是马岱和甘宁两人,其他人都没来,只有两人带了近百的士卒前来。这事儿虽然马超看得也挺重要,可马超确实也不会亲自出来。毕竟严颜也不是什么得胜归来,给己方立了大功,虽然他是安全把藤甲送到了,但是真要算起来,如今他还是把雒阳城给丢了的
 
主将,就是这样儿。所以马超就算是来,也不会让所有属下都认可,还是有人看不上严颜的,觉得
 
    他是当不得自己主公如此。那么既然这样儿,马超自然是不准备自己亲自带兵过来,所以然马岱和甘宁去了,算是带兵自己吧。两人见到了严颜后,赶紧打招呼,“严将军,别来无恙?”这是马岱所说,甘宁也拱手说道:“严将军!”严颜在军中的地位,肯定是不
 
如马岱,但是马岱还是比较尊敬其人的,毕竟严颜的年纪在那儿摆着呢,是除了黄忠之外,己方年纪
 
    最大的了,而且其人还是益州军一系的首领人物,所以自然是当得自己如此。至于说甘宁,就更不用说了,其人不单单算是益州一系的将领,他资历更是没人家严颜老,所以自然是得
 
   
 
    赶紧打招呼。没看马岱都如此了吗,他可没认为自己在凉州军中的地位还要超过马岱。而严颜此时一看两人给自己主动打招呼,他是一笑,然后对两人一拱手:“伯瞻、兴霸,真是许久没见了!劳烦二位挂念,我这把老骨头,还算是不错!哈哈哈!”严颜自己能这
 
么说,可马岱和甘宁却不敢说严颜怎么老什么的,他和黄忠都一样儿,其实是特别不喜欢人说老。
 
    虽然这个时代,其实老是一种尊称,但是在黄忠、严颜的眼里看来,你说我老,那就是一点儿都不给面子,嫌弃我这年纪大了,不中用了,就是这样儿。所以全凉州军,从上到下,从马超到众将士,可没有一个会说他们老的。而此时马岱和甘宁也知道,如今可不是
 
继续这么闲聊寒暄的时候,所以马岱对严颜说道:“严将军,主公在中军帐中等候将军,将军请!”
 
    严颜明白,对两人道:“二位,请!”说着,三人是带着近两百的士卒,押送着三千副藤甲,回了凉州军大营。别看马超就只派了马岱和甘宁来接严颜,但是他确实没有什么不满的情绪。
 
   
 
    对严颜来说,他觉得自己主公已经是很给自己面子了。至于说让自己主公亲自来,说实话,他确实没有这个想法。对严颜来说,自己确实不是什么立大功的,真要那样儿的话,都不用说什么,自己主公就会亲自来。可如今,显然不可能,自己不仅仅是没什么大功,
 
反而其实还是有过,所以他对自己主公的做法,是没有什么怨言。
 
    就这样儿,严颜他们回到了凉州军的大营。凉州军士卒看到严颜来,他们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事儿,可也是会想,认为这严将军是主公亲自调来江陵参战的。至于押送的东西,他们没太注意,以为就是普通粮草而已。而严颜没带来多少人马,这士卒也会想,因为是自
 
己主公就调严将军一人,至于说人马,如今还够啊。
 
    士卒确实会想,但是显然不是这么个事儿。而严颜和马岱还有甘宁进了中军大帐,在大帐中,他忙给自己主公施礼:“主公,属下带来三千副藤甲,幸不辱命!”(未完待续。)
 
    (..)<!--32127+dqsumh+12185818-->
 
 
第七七五章 马孟起设宴招待
 
    马超对严颜自然还是满意的,所以此时他笑道:“严将军一路辛苦,请坐!”“谢主公!”说完,严颜便坐了下来。[www.qiushu.cc 超多好看小说].访问:. 。之前虽说马超知道陆逊可能要让哪个将领来押送这一批藤甲,可他确实也没想到,是严颜来了。凭借马超
 
的头脑,自然是想到,估计不是陆逊让严颜过来,而估计就是他主动请命的,所以才如此。马超问道:“不知道这一路行来,严将军有何际遇?”
 
    当然了,这话就是问严颜,到底怎么样儿,都是怎么过来的遇没遇到什么危险之类的。严颜闻言一笑,直接说道:“禀主动,这属下从长安出来,然后走……”他是简单给自己主公讲了一下,毕竟没有遇到什么大事儿,所以自然严颜也没有具体去说什么。知道这没
 
什么意思的事儿,从上到下,从自己主公再到众人,都不喜欢听。可不是吗,连自己都不喜欢,就
 
    更别说是他们了。所以是长话短说,马超是不住点头,虽然严颜所说简单,而且也确实是没有遇到什么事儿,可他却是知道,严颜的辛苦。毕竟这从长安到江陵,就看陆逊所给的行
 
   
 
    走路线,在南阳,有些地方是要绕路,所走的可都是异常偏僻的地方,还有山路,就是为了躲避汉军探马,不让诸葛亮察觉。至于说到了南郡倒是还好,严颜如今倒是顺利抵达了,这确实是比什么都好啊。而马超和严颜闲聊了几句之后,严颜此时正‘色’道:“主
 
公,属下之前守城不利,以致于雒阳城失守,还请主公责罚!”听了严颜的话后,马超是摇了摇头。同
 
    时也摆了摆手,说道:“严将军如此说,就是不对了。说起来那雒阳战事,确实非将军之过也!别说是将军了。就算是换做是我亲自守城,最后也是防不住兖州军的!”显然马超他身为主公,其实这时候也算是客气了一下。而严颜,都那么大年纪了,他什么不懂。
 
所以忙说道:“主公能不责属下。属下肝脑涂地,万死不辞!”这是严颜的真心话,他何尝看不出来
 
    自己主公对自己的器重呢,要不之前能把雒阳,那么重要的一座城池‘交’给自己吗?雒阳无论是在司隶,还是对己方来说,那都是一座相当重要的城池,所以自己主公让自己守御在那
 
   
 
    儿,这其实就不得不说就是一种重用。毕竟司隶那么多地方,自己主公没让自己去其他城池?马超一听。是摆了摆手,“将军亦知晓,我军想来都是赏罚分明,所以不必如此!”这回严颜算是彻底放心了,毕竟之前这个事儿,虽然自己主公没说什么,但是他确实还
 
放不下。txt下载80txt.com
 
    但是如今好了,毕竟是亲口听到自己主公说,因此,严颜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对他来说。这如今的情况就是,看看自己能不能留在江陵大营,就算是不能给己方出力,可在这儿看看己方和汉军的攻城战。也是不错的。因此,最后严颜说道:“主公,属下在长安也
 
没有太多事可做,如今到了江陵,不知主公能否让属下留在江陵,也好为我军尽一份力!”严颜是言
 
    辞恳切。他是特别希望自己主公能答应。毕竟这事儿谁说的都不算,就自己主公能拍板儿,所以严颜是当着马超和众人的面儿说出来了。他也知道,这事儿自己不争取的话,别指望着自己主公能主动让自己留下,这样儿的事儿不是说就不可能发生,但是几率还是不
 
大,很渺茫啊。所以自己就算是舍了这张老脸,也得让自己主公同意,毕竟长安确实是没什么意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