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此离开临湘其实就是为了去说服庞统加入他们江

 
    庞统闻言则说道:“这个问题,在下可以这么说,如果真要是像曹将军所说。那么我联军可以……只要如此,当没有太大问题,不知道曹将军觉得在下解答得如何?”曹仁一听。点了点头,“佩服,佩服!如果真要像先生所说,那么此事曹某来看,当可施为!”显
 
然曹仁是同意了,他也不可能不同意。别说庞统已经是很好解答了自己,就算是没有这个。他其实也
 
    是准备同意的。而如今在听了庞统所言之后,曹仁他算是更有信心了。而且别看庞统这个时候就只是动动嘴皮子。可曹仁心里却清楚,其人可是有真本事的。毕竟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重生之妖孽人生。如果说之前他还对庞统有些疑
 
‘惑’的话,那么这个时候,此时此刻,他更多的则是佩服,哪怕其人的相貌并不怎么样,但是如此人才,可惜了,可惜
 
    不能为己方所用啊!曹仁心里是无比遗憾,要是自己主公看到的话,他也绝对会遗憾的!所谓“人的名,树的影”,这庞统不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而真正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至少曹仁就是如此看待的。不过很遗憾的就是,他已经加入了江东军,是孙策
 
属下了。
 
   
 
    最后还是孙策问向了曹仁,“不知道曹将军对士元先生所言,还满意否?”虽说孙策明知道曹仁的想法,都听清楚了他之前所说,可此时他还是问了一句,就是为了确定,从曹仁口中亲口对众人说出来他同意。曹仁心里也自然是清楚孙策的用意,因此,他是忙对孙
 
策还有众人说道:“孙将军,各位,士元先生之前对曹某的疑问,皆以解答,而曹某觉得,此事确
 
    实可为,当可施行!”曹仁自然是同意的了,就算是没有孙策这个时候问询,他也得这么去和众人说。毕竟他确确实实是从庞统的想法中,看到了破城的希望。反正让他自己想,让他们兖州军一方去想,他可是没什么辙,所以庞统都那么说了,他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呢。
 
    孙策一听就笑了,目的终于是达到了,“好!既然曹将军如此说,那么我看此事便如此施行吧!不过各位,咱们还得讨论一些细节,毕竟是一人智短啊,各位,咱们再详细谈谈!”
 
    “诺!谨遵主公之命!”江东军众人是异口同声,也就是曹仁和郭淮他们没说话,毕竟不
 
   
 
    是江东军的人,不过曹仁也是微微点头,这就是同意了。而对他来说也是,确实,哪怕这个时候看似庞统所说都‘挺’对,可真正到时候,可不一定会发生什么样儿的情况,所以很多可能,己方和江东军都是不得不防啊。因此,哪怕自己也问了三个问题,可孙策他
 
也明白,其实还远远不够,那么只能是众人聚在一起,好好商讨,好好商议,如此才能算是更进一步吧。
 
    之后众人是仔仔细细讨论了一下到底要如何去施行对付临湘城内的凉州军,最后才能破城。经过了半个时辰还多之后,众人终于算是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这个就是他们最后的决定,就要……显然不管是孙策他们也好,还是说曹仁和郭淮他们也罢,可以说双方都是
 
比较满意的。是,因为还没去实施,所以是谁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但是如今的情况,他们至少
 
    从表面儿上去听去想,绝对就已经算是不错了。而他们对于到底是最后是个什么结果,这个谁也不知道,不过至少从如今的情况来看,就是最合适最稳妥的,这便是众人此时的想法。
 
   
 
    最后孙策说道:“明日一早,便开始实施。至于今晚,因为士元新来,所以正好我准备宴请各位,曹将军可不要忘了带着兖州军诸位前来赴宴!”曹仁一听,是点了点头,“孙将军放心,此时绝无问题!”对于孙策想出点血宴请众人,曹仁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毕
 
竟虽然兖州军势力最大,这个不假,很多人都知道。可要真是说比起来粮草的充足,其实江东军可真
 
    是不缺,因此,对于孙策,让他出点儿血,曹仁也是乐于看到的。说起来兖州军势力是最大不假,可以前士卒都吃不饱,那个时候也不是没有过。但是他们江东军,可真没有那样儿的时候,因此,对曹仁来说,孙策既然如今是带着这么多人马来,而且江东军还是粮
 
草充足,那么理当是他宴请己方。哪怕他是江东之主,自己不过是兖州军的代表,可曹仁还是觉得不
 
    该是自己去宴请他,而是他宴请己方。(未完待续)<!--36550+dsuaahhh+34756713-->
 
 
第七八三章 曹仁郭淮回大营
 
    对于曹仁来说,是,自己身份地位都不能和孙策相比,可己方却缺粮啊,这他江东军充足,因此,当然是他们出大头儿,宴请己方也对。<strong>八零电子书HtTp://Www.80txt.COM/</strong>。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Щ. 。所以他眼里虽然也是有上下尊卑,知道自己
 
不能和孙策相比,可曹仁却对此江东军的,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儿。毕竟两军早都联合在一起了,而且不管是以粮草来说,还是以在荆州军的势力来说,都是他们
 
    江东军更甚,所以己方吃他们一顿,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而且今晚的设宴,显然是孙策想给刚来的庞统接风洗尘,这自己等人,不过就是顺带的而已。对于孙策来说,他当然是清楚,这事儿不可能不叫上己方的人,要不自己肯定要挑他们更多。并且不得不说,孙策
 
这点儿面子,肯定是要给自己,给己方的,没说的。所以孙策如今一说晚上设宴,让曹仁他们准时来,
 
    曹仁是马上就答应了,反正是不吃白不吃,虽说曹仁没那么肤浅,不过怎么说呢,有这样儿的好事儿,他肯定是不能错过的。而且己方还有个比较能吃的,就是牛金,他一听这事儿
 
   
 
    肯定高兴。己方粮草紧缺,所以说起来自己也没摆宴几次宴请过谁谁谁,不过孙策摆宴,己方肯定是不容错过就是了。所以在曹仁的眼里,他这就是带着兖州军的人吃大户,这他一点儿不好意思都没有。最后曹仁和郭淮向孙策告辞了,该听的都听完了,该说的也都
 
说完了,最后孙策更是说晚上设宴,所以两人也都清楚,该是时候离开了。孙策也没客气。让周瑜和
 
    鲁肃送两人离开,就算是给曹仁给兖州军面子了,他肯定不可能自己亲自送曹仁他们离开就是了。“哈哈,二位回吧。不必远送!”曹仁如此对周瑜和鲁肃说道,他也清楚,孙策是不可能亲自来送自己,不过他让自己最器重的两大谋士来送自己,他心里也算是满意
 
。关键是周瑜和鲁肃也是很给曹仁面子。一直给他和郭淮送出江东军大营,这不得不让曹仁觉得有面。
 
    这就不得不说周瑜和鲁肃他们算是了解曹仁,这自己主公可以不去亲自送他们,这谁都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不过要是让曹仁觉得己方不给他们兖州军面子,那么肯定就是不好了。
 
   
 
    因此,最后不管是周瑜还是说鲁肃,两人是对视一眼,然后亲自给曹仁送出江东军大营,再走一会儿就进兖州军大营了,因此曹仁肯定得让两人止步。<strong>txt电子书下载Http://wWw.80txt.com/</strong>毕竟人家那么给己方面子。自己也不可能不给他们面子不
 
是,毕竟这面子其实还是相互的。因此,曹仁说了说了这么一句。
 
    周瑜和鲁肃一笑,然后周瑜说道:“曹将军不要忘了准时来参加晚宴!”“一定,一定!二位请回吧!”毕竟要真算起来,曹仁的官职是比周瑜和鲁肃大,但是他在兖州军的地位,和周瑜鲁肃在江东军地位相比,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他是曹‘操’的亲族不
 
假,也受其重用。可周瑜鲁肃,人家一样儿是受孙策器重,甚至在很多地方,更要仰仗两人给江东军出谋
 
    划策。而曹仁呢。更多他是作为一军主帅出战,其他计谋方面,兖州军有其他的谋士,用不着他。曹仁和郭淮和周瑜鲁肃他们相互告辞,然后四人都转身离开了,毕竟这整那么多虚礼也没太大用。显然四人讲礼仪,可却绝对不是那么迂腐的人,这个没错。而曹仁和
 
郭淮也想赶紧回去和曹真还有牛金讲讲江东军大营大帐内的事儿,毕竟不管是庞统加入江东军,还
 
   
 
    是他的那些主意,可以说都是非常重要。而且曹仁更是要把这个事儿用书信的方式,告知自己主公,这个是刻不容缓,反正他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曹仁是带着这么个想法,赶紧和郭淮回了兖州军大营,而他们双方大营相距还真是不远,就是挨着,走几步就到了。
 
回到了大帐中,留守在大营的曹真和牛金早已在曹仁和郭淮他们进到大帐的时候就进来了,他们
 
    两人也是79小說,自己将军和郭淮他们到底干什么去了,到现在才回来?虽然知道是孙策回来了,可也不至于是用了这么久吧。哪怕兖州军的探马水平不错,可也不知道曹仁到底在江东军大营在孙策中军大帐到底都了什么,他们就知道自己将军好像是进了中军大帐
 
,其他的,就不知道了。就连如今庞统的事儿,他们也不太清楚,这个他们还真是没怎么去注意。
 
    几人都坐下之后,曹仁便对曹真和牛金说道:“之前我和伯济看到了孙策返回,不过他可不是和周瑜两人回来的,而是带着另外一个,三人一起回到了临湘!”果然,一听自己将军
 
   
 
    说,曹真是忙问道:“那敢问将军,不知道是何人与孙伯符周公瑾一起回来?”曹仁闻言则说道:“子丹听说我,这个和他们一起回来之人,便是那被司马德‘操’评价为‘凤雏’的,襄阳庞统庞士元!”一听说是庞统和孙策他们一起回来后,曹真和牛金都是微微
 
一愣,显然这个不是他们预料到的,毕竟在荆州的地儿上,他们自然是都听说过庞统其人了。就算是牛
 
    金那样儿的,他都知道庞统,可见其人的名声。要说在天底下,庞统可不如那些成名多年的大儒名士那么有名,但是在荆襄之地,包括江东那边儿。庞统可绝对是鼎鼎大名,绝对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就是了。因此,在荆州已经待了那么久的曹真和牛金,他们自然是听
 
说过。
 
    曹真微微点头。然后对曹仁说道:“将军所言,岂不是说那庞统庞士元,此时已经投靠了江东军?”可不就是吗,曹仁没直接说,可那个意思。不就是这样儿?所以曹真是有此一问,关键是他想从曹仁的口中得到确切的消息,如果说庞统万一不是投靠了江东军呢,
 
只是帮忙,
 
   
 
    或者?当然他也清楚,这事儿几乎是不可能了,可曹真却依旧是有侥幸心理。曹仁他也不是不知道曹真的意思,毕竟真是“人的名,树的影”,庞统是名声在外。曹真自然是清楚,其人能得到司马徽的看重,那肯定不会是虚名,所以这样儿的人才要是能被己方所用
 
,那就再好不过了。可惜啊,这庞统庞士元早已投靠了江东军,己方是没有什么机会了。至少暂时
 
    是这样儿。所以曹仁对曹真说道:“子丹想法我知晓,可那孙伯符和周公瑾,此离开临湘,其实就是为了去说服庞统加入他们江东军!最后的结果不必多说了。庞统如今已经加入了他们!”说完,曹仁也是轻叹了口气,要说己方的谋士不少,可如今在临湘这儿。自
 
己这边儿可真是缺少这么一个人啊!而他们江东军呢,确实没有己方的谋士多,可人家两大谋士都在
 
    并且如今还多了个庞统,所以曹仁也清楚并不知道人家庞统在哪儿,但是人家孙策,人家江东军就知道!不过对此,虽然曹真是觉得遗憾,可他也没有再对此多说。毕竟他心里也清楚,说起来己方如今,反正暂时确实是没有什么机会了不假,可却不代表己方就永
 
远都没有机会。所以他知道,这事儿也只能是缓缓图之了,毕竟庞统是刚刚加入江东军的,他肯定
 
    是不能和鲁肃,更不能和周瑜相比,所以己方可未必就没有什么机会,不是吗?所以想到这儿,说起来曹真还算是能以这个来安慰自己,而此时他则问道:“那么将军,哪怕是孙伯符介绍庞士元,也不会如此耽误时辰,显然还有其他事儿吧?”虽然曹真是问曹仁,
 
可他那个语气,还是比较肯定的。曹仁一听,就是一笑,“不错,子丹所想不错!之后那庞士元便
 
    ……”曹仁把庞统的主意给曹真说了一下,而不得不说,曹仁看重曹真,认为其人在有些地方上,未必就比自己差多少。甚至在有的地方,其人还是要超过自己的。因此,曹仁器重
 
   
 
    其人,当然了,这个肯定也是和他曹真算是曹‘操’的亲族有关,毕竟都姓曹,还有那么一层关系,所以这远近亲疏,肯定是有区别的,有区别,一般肯定也是区别对待了,不是吗。
 
    此时听了自己将军的话后,曹真和牛金都是不住点头,原来这庞统还真是,有点儿本事,虽然这个事儿,他们也不认为就一定会像他所说那样儿,最后肯定成,但是怎么说呢,至少庞统的优势在那儿摆着呢,自己这些人却是没有他那个优势啊。所以,如今来看,确
 
确实实是最为合适的了,也是如今唯一能去用的主意。之后曹仁又说道:“庞士元说完后,孙伯符
 
    便问了他一众属下……之后又问了我!”这个时候曹真还没说什么呢,牛金开了口,“不知将军都说啥了?”曹仁闻言就是一笑,然后对两人说道:“之后我便提了三个问题,这第一……第二……第三……而他庞士元则说……那庞士元确实是个人才,对我所问,还
 
真是对答如流。如果不是我自己亲自来问,还以为早就串通好了呢!”曹真两人一听,也是笑了,不过他们
 
   
 
    确实,尤其是曹真,是更看重庞统了。不得不说,这确实是让曹真更加明白,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这可惜就是其人不能为己方所用。如果要是自己主公在这儿的话,估计会更加遗憾。而显然之前自己将军在江东军大营,在孙策的中军大帐内,他也会是如
 
此想法。
 
    看到曹真如此表情,曹仁自然是明白他的想法。你看牛金那样儿的,想法倒是简单,虽然他也认为庞统是个人才,可显然,他没有那么多想法,至少他在这个方面不如曹仁,也不如曹真。但是曹真却绝对不一样儿,所以曹仁看重他,也不是说没有道理的。也许其人
 
不是那种大才,可确实是有才,至少在己方年轻的将领中,曹仁认为他绝对算得上是一号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