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关键是除了庞统之外还有人想出来什么吗而且退

 所以他当然是希望能早日破了这个函谷关,这个也不单单是因为面子的事儿,那不过就是其中之一。就说曹操看着己方如今在这儿鏖战,他心里其实已经是着急了。可急也没有用,该破不了关。还是破不了。此时曹操正和荀攸还有程昱两人在大帐内聊着江陵和临湘
 
城的战事,对于马超凉州军和孙策江东军所发生的事儿。他还是了解的,不过之之前的,如今江陵
 
    和临湘的具体战况,曹操还没有收到,所以他此时对两人说道:“听闻凉州军如今业已停战,不知道马孟起到底是有了什么主意?而且江东军方面,孙伯符和周公瑾离开了临湘,亦是不知去了何处!”对于临湘的事儿,因为有曹仁在。所以曹操自然是知道更多。至
 
于说江陵,哪怕兖州军的探马不错,挺厉害,可也深入不了人家大营去查探去。所以他们更不可能
 
    知道马超为何停战了,不过如今藤甲兵的战事也出来了,估计曹操过几日就会知道了,但是这个时候,他确实还不知道什么消息,哪怕他兖州军在函谷关。可人家是长安那边儿的事,
 
   
 
    反正曹操在函谷关这儿,确实是还不清楚长安城的具体情况。长安不是没有兖州军的细作,但是能传到曹操这儿来的情报。都是大事儿,所以像陆逊的动作,这兖州军细作不清楚。也不会太过注意。其实就算是曹操知道了,最后他也猜不到具体的东西。<strong>最
 
新章节全文阅读qiushu.cc</strong>他能知道严颜是带着什么东西走了吗,他也不可能知道是藤甲。而如今的情况。他了解的还是之前的,不过就这
 
    ,却也代表了如今是凉州军也好,江东军也罢,其实和兖州军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大家其实都差不多,真是谁也别笑话谁。听了自己主公的话,荀攸没说话,程昱先开口了,“主公,凭借属下对马孟起的了解,这其人如今让凉州军休战,显然是有了对付江陵的
 
办法,不过看样儿,如今还没有到时机,或者是还没有准备好!至于说江东军那边儿,显然孙伯符与
 
    周公瑾一起离开,确实不是小事儿,但是具体为了什么,这个属下也不好妄加猜测!”程昱把自己所想说了一下,而曹操是微微点头,显然他也是这么个想法。不过他还是问道:“公达,你觉得仲德之言如何啊?”荀攸这个人,其实看起来是比较木讷的这么一个,
 
而且他从
 
   
 
    心里往外,是比较喜欢安静,不喜欢说太多的人。但是荀攸确实是有真本事,胸中有沟壑,至于有时候他都第一个开口,那也是没有办法,都是程昱让他先说,所以他也挺无奈的。本来吗,以程昱的年纪来说,虽然荀攸和他是朋友,但是说实话,真论起来,程昱是
 
老前辈了,这个确实是一点儿不假,而且其人还是有本事,所以哪怕荀攸出身是颍川世家,可他从心里
 
    也是非常敬重程昱其人的,而且其人别看年纪一大把,可确实是心狠手黑,不好去得罪,荀攸为人,性格算是比较平和,虽然不是什么心肠软,但是他肯定不会轻易去得罪别人。至少能不如此,他肯定不会这样儿就是了。所以每次,程昱有那个意思让他先开口,他
 
就直接先说话了,而程昱没什么表示,自然就是程昱他自己先说,或者是让自己主公点名,这样。
 
    荀攸此时赶紧回道:“主公,属下赞同仲德之言,如今的情况,属下认为,却是如此!从以往的经验上,不难看出,凉州军只要停战,就是马孟起有了其他想法。至于说江东军,孙
 
   
 
    伯符和周公瑾两人一同离开,显然,如果要是没有让他们认为比临湘还要重要之事,他们肯定不会离开的,至于说具体是什么,这确实是不好猜测。而根据我军探马所报,他们是向北行去,这个也许并未出长沙地界,也许……”荀攸的想法,显然是和程昱没有什么
 
太大区别。他自然是赞同其人的,所以曹操听后。也是点了点头,“不错。经过仲德和公达所说后,
 
    我是更觉得,此事……”之后三人闲聊了几句,然后荀攸和程昱便和自己主公告辞,回自己大帐去了。曹操是心忧战事不错,可在自己属下面前,他确实也没有表露出来什么。不过程昱和荀攸是什么,自然早就知道自己主公的想法,不过他们是没有多说而已。毕竟
 
这说什么都没有大用。对两人来说,与其是说什么,倒是不如想想办法,看看己方有没有更好的破
 
    关之策,这如今尽早拿下函谷关才是正是,这是重中之重,并且己方能少伤亡点儿,那就更好了,这才是自己主公想要的。当然也是自己两人所想。不过想破关,确实是不易,难啊。
 
   
 
    至于在函谷关内的吴懿他们四人,虽然不清楚曹操的具体想法。可他们多少也想出来点儿,那便是曹操兖州军他们,绝对不好过就是了。别看己方也是。担心忧虑不行,可他们兖州军呢。未必就比己方好多少。所以有时候吴懿也是想,从自己己方的角度来看。自己
 
这个主将,确实是不得不多做考虑。但是再一想到曹操他们,他心里还算是能稍微平衡那么一点儿。
 
    至少这他很清楚,担心忧虑的肯定不止自己一个了,别说己方这几个,就是曹操他们,又可能一点儿都不去想什么吗。所以确实,吴懿也这么安慰过自己,没办法,虽然他也知道,这个根本就是实在没有什么办法,最后才这样儿,可说起来,如今只要能守住函谷关
 
,就比什么都强,而只要是对守御函谷关有利的,就要用,所以不管是怎么想,只要有好处,那就
 
    没有什么问题了,这便是吴懿,也是黄权几人的想法。对他们来说,如今最重要的,自然是要守住关隘,而其他的,都要放到最后。说起来不能彻底让兖州军退兵,但还是那话,能守住多久,就要尽力守御。而他们从长安那得知的战报,如今就连临湘可还没有被攻
 
破呢。
 
   
 
    所以说兖州军曹操那边儿,他有比较的意思,这在函谷关内,吴懿他们,未尝就没有这个意思。不过不同的是,曹操是和马超还有孙策去比,和敌军还有盟友相比,而吴懿他们几个是去和同僚,和黄忠去比,这个确实不一样。至于说临湘城被兖州军和江东军给包围
 
,他们城内是得不到什么消息,可函谷关确实是不同,毕竟曹操是从函谷关东面来的,所以他们一
 
    面包围进攻,对函谷关消息的传递,自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因此长安那边的情报,确实很快就送到函谷关来了,所以临湘那块儿被团团包围的地方,是得不到什么外部的情报,可函谷关确实是没有什么问题,这也是这地方和临湘那儿不同的一处。所以雄关确
 
实是有比坚城还要强的地方,不仅仅是地理位置异常重要,是军事重镇,这其他的地方,也有突出。
 
    当兖州军再一次进攻函谷关的时候,吴懿三人是堪堪把敌军给逼退了回去,可以说每一次他们都是比前一日还要吃力对战,这兖州军确实是在进步,而己方虽然说没有退步,但是到
 
   
 
    底还能守御几日,这个确实是谁也不知道。托着疲惫的身躯,黄权马汉回去休息,吴懿让他们半个时辰后再来接替他。这一日的战事又结束了,吴懿还算是满意吧,毕竟是守住城池了,那就是比什么都好。如果守不住的话,那么什么也都不用多说了,如今的情况,
 
他们兖州军就算是这么日日来和己方这么磨,己方的人马也早晚是要被他们给磨光。毕竟他们的人
 
    马可比己方多,而别看己方有雄关,己方战力强,可人家就这么慢慢消耗你,你也没辙。所以就和之前没有两样,吴懿他们确实是早已不去想怎么把兖州军给彻底逼退,而是想着坚守多少时日,反正是越多越好,这是他们所有人的想法。但是如今的情况来看,确实
 
,他们随着日复一日这么战斗,他们信心确实是在一点儿点儿减少。反正肯定是没增加,别看他们
 
    都堪堪守住了关隘,但是怎么说,这敌军给自己给己方的压力,可是越来越大了,这对他们兖州军来说,自然是好,可对己方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好事儿了。
 
   
 
    临湘,江东军大营,孙策的中军大帐内,曹仁一听孙策说庞统有破敌之策,不管是他还是说郭淮,他们这时候可都是双眼放光,心中就一个声音:莫非能破临湘了?当然他们确实不是一个肯定的态度,还是有些怀疑的,哪怕他们都听过庞统这个“凤雏”的大名儿。
 
可对方要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那么还好,可要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话,那可真是坑了两
 
    军啊!所以曹仁虽然此时也看向了庞统,但他还是马上转头问了孙策,“不知孙将军能否让士元先生,详细说说,到底如何破敌?”这就是这个时候他和郭淮两人最为关心的,当然可不单单是他,就连江东军的人,鲁肃、张辽、孙翊、孙静、贺齐还有虞翻他们,在
 
这个时候可都看向了庞统,然后最后看向了自己主公,显然是等着他说,让庞统把计策给大家讲讲。
 
    孙策一笑,“好,士元,你且来说!”(未完待续。。)
 
    (..)<!--32127+dqsumh+12200710-->
 
 
第七八一章 孙伯符帐中问询
 
    显然孙策是要让庞统详细说了,毕竟曹仁怎么说都是盟军,和凉州军相比,他们不算是外人,这当然没什么不能说的,而且他知道,此时此刻,是必须要说,不说不行啊!反正早说晚说,都是要说,那么留着以后说,还不如这个时候说呢。<strong>八零电子书
 
HtTp://Www.80txt.COM/</strong>正好这个情况,这个地方,也算是合适。所以对于这个,孙策确实是早就想好了,因此,他是直接就让庞统给众人说一下。
 
    而庞统此时看着众人,缓缓开口说道:“其实在下的想法也并不难,这第一,便是要……第二……”庞统毕竟是初来乍到,所以在众人的面前,他这姿态放得还是很低的。毕竟哪怕就是张辽,他都算是比自己早加入江东军的人了,哪怕他并没有拜孙策为主,可他依
 
然还是在江东军效力不是。而且更是在曹仁他们面前,所以庞统算是比较客气。当然了,这该客气
 
    的时候,他是肯定礼貌的,不过要真是惹到他了,那么庞统自然还有其他的一面。而众人一听庞统的主意,说起来确实不难,但是到底能不能成,这确实是不一定。不过不管是用什
 
    -3←----
 
    么计策也好,还是其他的也罢,反正没有什么是没有风险的,而且成功的几率也不可能是十成,因此,众人不是不能理解。并且这个时候。说起来也真是,己方真是没有其他办法了。没辙了,就是兖州军。也是如此!所以庞统既然有主意,那么当然是最好,而且看
 
那样儿,显然自己主公、公是己方的还是说曹仁郭淮。有什么想法就说就是了。毕竟他也清楚,这所谓是一人智短,哪怕庞统号称是“凤雏”,可己方这么多人,还有像周瑜鲁肃这样儿的顶级谋士,更有兖州军曹仁郭淮这样儿的人才,自己就不相信不能更加完善
 
这个。qiushu.cc [天火大道小说]
 
    所以他是直接问出来了,孙策不认为有人会反对,毕竟这是大势所趋,关键是除了庞统之外,还有人想出来什么吗?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真有,那么就能超过庞统?这个孙策是不相信的,如果真有的话,应该说早就有了,不至于说如今才出来。那么就算是如
 
今才出来,那么这个结果更好,他自然是希望有能超过庞统主意的计策,真要是那样儿的话,就更
 
    好了,自己只能是更加高兴,不会去说其他的。相信真要那样儿,估计也是众人最希望看到的吧,如此的话,肯定是成功的几率又增加了。但是如今的情况,孙策也很清楚,根本就什么都没有,还得是大家一起来讨论庞统所说,这才是如今的重中之重,有别的的话
 
那更好。
 
   
 
    虽然听了孙策如此说,不过一时间,大帐中还是比较沉默的。孙策一看,这也不给面子啊,除了曹仁郭淮他们之外,他们就不算了,毕竟不是自己手下。但是自己手下那些个,也没什么话说,是真不怎么给自己面子啊。这还在外人面前,确实是不好。所以他直接就
 
点名,第一个叫的就是他兄弟孙翊,“叔弼,你来说说,之前士元所讲,你觉得都如何?”孙策他自
 
    然是知道自己这个兄弟的本事,怎么说呢,自己这个兄弟武艺是不错,就是没什么头脑,也没什么谋略,至于自己第一个让他说话,无非就是抛砖引玉罢了,说起来他就是一块砖。
 
    当然大多数的人都明白,可孙翊他不知道啊,所以一听自己大兄第一个就叫他,他心里是腹诽着,心说大兄啊,我的主公啊,你兄弟我是个什么水平,你还能不知道?这那个庞统说的,虽然不是一点儿都不明白,但是有些东西,也确实没搞懂呢,你让我怎么说。但
 
是自己兄长都这么问了,直接点了自己,他也不可能一句话都不说,所以只能是硬着头皮说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